90后妈妈遭遇生育卑视 被公司劝退

來源:中國青年報时间:2019-07-02 15:54:57

“我離職了。被迫的。”

两周前,前同事小琪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很震惊,那家我工作过的行业排名居前的民营企業,终于也对第一批90后妈妈“下手”了。

半年前,90後小琪成了一名新媽媽。後來,我還看到她分享重返工作的狀態。作爲休完産假按時返回職場的哺乳期女性,如果被公司開除,她完全可以申請勞動仲裁,並且勝算很大。

但是,小琪並不是被公司開除,而是被勸退。自從她休完産假回來工作,公司領導和人力資源部門就一直找她談話,向她施加壓力,以她工作狀態欠好爲由,勸她盡快離職。不僅如此,領導還在工作上將她邊緣化,不部署具體工作,將她晾在一邊,等她自己受不了主動提離職。

“不光是我,我們這裏幾個哺乳期媽媽,都面臨著這個問題。”

过了几天,我又听说公司其他部门的一位90后哺乳期妈妈,也遭遇了类似情况,领导和人力资源部门企图用只给她发放社會保险而不发放工资的方式,欺压她尽快离职。

最近,河北传媒学院对未报备怀孕女职工进行“全校通报批判,扣发6个月绩效工资”“取消两年内评优评先和评定职称”的做法,再度引发社會对育龄女性职场生存状况的关注。很难想象,在人类文明高度进展、法律不停完善的今天,女性仍会因为生育这一天然的生理属性,成为被不停损害的对象。

當今職場,生育歧視現象十分普遍,像一個可以幻化千張面孔的幽靈,在女性職業生涯的各個階段伺機潛伏。

许多育龄女性在求职面试时,都难免会被问到是否结婚、是否生育等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已婚未育的女性往往最先被人力资源部门拒之门外,因为她们已经被企業标志为一个随时可能生育休假的“定时炸弹”,存在着“高成本养人,低劳动产出”的风险。

即便获得了工作,很多已婚未育或未婚女性也需要与用人单位签订“允许几年内不怀孕”的隐形不平等条款。生育后重回职场的新妈妈,由于育儿压力,考虑到工作与生活平衡的需求,需要一段适应和磨合期,此时她们则会面临曾经的位置被取代,原有的权责被架空,甚至自己最终被企業扫地出门的风险。很多女性在其职业生涯中,因为负担着赡养老人、照料子女等家庭工作,很难被委以重任,或不得不放弃工作。

自从国家实施二孩生育政策后,各地推出了延长产假时间、哺乳期灵活工作时间等优惠政策。6月26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會保障局在官网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招聘活动治理促进妇女就业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不得以性别为由限制妇女求职就业、拒绝录用妇女,不得询问妇女婚育情况,并依法惩处侵害女职工孕期、产期、哺乳期特别劳动掩护权益行为。

但是,法律法规对女性的掩护和优待,在某些企業眼中,反而成为限制育龄女性的首要原因。企業总是急于翻开法律法规,利用没有明确要求或详细规定的法律空白,对女性下手。

不外,也有好消息。近年来,通过借鉴外国公司的福利模式,一些知名的国内互联网企業开始人性化地为孕妇和哺乳期妈妈开设休息室和吸奶室,并为她们设立弹性工作制度。据悉,一些企業还开设了托儿所和亲子中心,配备专业的教师、保育员和营养师,以资助职场妈妈更好地实现工作与育儿的平衡。

2019年5月,彭博首创人迈克尔·布隆伯格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将全薪产假由最低18周延长至26周。该政策性别中立,无论男女员工都可申请,而且是针对主要照顾人的全球最低尺度。政策调整后,彭博的带薪产假将是美国通信和金融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而且比科技企業平均多出63%。

布隆伯格在給全球員工的備忘錄中這樣寫道:“通過這一政策調整,我們進一步實現了將彭博打造成爲卓越工作場所的承諾。我們意識到每個家庭情況差异,而政策應該反映每一位同事的需要——跨越全球,不論性別。”

雖然目前的科學和醫療水平,還不足以讓男性成爲生育擔當,但假如職場爸爸也不得不去休假照顧孩子,或許生育歧視就自然失去其容身之地了吧?是否可以嘗試讓職場夫婦共享固定天數的生育假期,根據情況分配雙方各自的休假時間;或者將職場男性也納入現有生育休假體系,鼓勵爸爸們同樣成爲新生兒的主要照顧者。

傳統的“喪偶式育兒”,職場的生育歧視,已經讓媽媽們在生理和心理上蒙受了太多。職場爸爸們,你們准備好在家休假帶娃了嗎?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16:8饮食法 不计算热量、不禁食
下一篇:最後一頁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